“五一”小長假各大景區又現爆棚,於是恢復“五一”黃金周的聲音又起。“五一”是否應該恢復7天長假?《羊城晚報》聯合手機騰訊網的調查吸引了3萬多名網友投票。數據顯示,逾八成參與者希望恢復“五一”7天長假。多數網友的理由是:平時帶薪休假制度落實不到位。
  每到公共節假日,都會出現“到動物園看人”的怪象,繼而又引發討論:該增加假日天數,還是該落實帶薪休假制度?顯然,落實帶薪休假制度才是解決景區爆棚、公眾休假權貧困的關鍵。然而,1994年頒佈的《勞動法》以及2008年實施的《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》規定的帶薪休假,對很多人而言至今仍是“紙上的權利”。
  如果說《勞動法》規定的帶薪休假缺少具體辦法,顯然,《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》則讓這一制度不再籠統。但是,自2008年至今,帶薪休假落實難似乎並沒有多少改觀。2012年一項調查顯示,50.4%的人直言所在單位不實行帶薪休假。這次調查也顯示,67.3%的人認為企業帶薪休假的制度形同虛設。那麼,帶薪休假制度為何難以走進現實,癥結何在?究其原因,可用兩個字來概括:軟弱。
  首先是職工面對企業的軟弱。有媒體曾指出,勞動者有維權意識,但沒有維權膽量。如今,帶薪休假制度可以說已廣為人知,但知道並不等於敢於運用制度去維權。帶薪休假制實施一年後“零投訴”,幾年後許多地方投訴仍舊為零,就是一個明證。
  另一方面,職工依法維權也需承受一定的風險和成本。這對很多職工來說,是不得不考慮的問題。由於企業過於強勢,很多職工過於軟弱,所以,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這樣一種局面:企業認為不落實帶薪休假制度是正常現象,即使企業違法也是“法不責眾”;而很多職工只能在口頭上對帶薪休假制度落實難表達不滿,卻很少通過實際行動去捍衛自己的權利。
  其次是地方監管部門的軟弱。在職工不敢維權或者維權成本過高的情況下,如果監管部門主動為職工維護權利,顯然有利於這一制度的落地。但現實情況是,很多監管部門都“守株待兔”,有投訴才行動,無投訴則不行動。而且,某些地方監管部門,即使面對職工投訴也不作為,顯然,“帶薪休假”還遠未納入一些監管部門的法眼。
  其三,各級工會太軟弱。帶薪休假作為一種“軟權利”,如果沒有工會的撐腰,職工自然更無能為力。
  國辦去年印發的《國民旅游休閑綱要》,提出“到2020年,職工帶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實”,但在很多人看來,未來落實帶薪休假制度仍然不樂觀,因為這個綱要上只有大概的時間表,缺乏詳細的時間安排和路線圖。當國家層面的政策表現不夠剛性時,職工的權利待遇就只能淪為“軟約束”。
  馮海寧
  馮海寧  (原標題:帶薪休假制落實難是誰的軟弱)
創作者介紹

va80vass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